【進擊/團兵】Heart Beating
*49話妄想延伸, 劇透有
*18R有, 慎入
  里維有些心煩意亂,因為負傷而留在牆內,其實自己的傷並不重,但也足以影響到戰鬥時的敏捷性和反應,於是里維聽從艾爾文的建議,讓自己修養一些日子好回到最佳狀態。里維有些不能適應單獨留在牆內的日子,從和艾爾文共事開始,每一次的壁外調查里維都是和艾爾文一起從未缺席。頭一次在牆內等待感覺不是很好,對於習慣長時間戰鬥的里維來說,這樣養傷的日子平靜到令人焦躁。

  休息的這段時間,里維有好幾次都想騎上馬跑個幾圈但都被下屬發現,里維只好把馬牽回馬房,被下屬勸去休息。

  在里維又打算偷偷騎馬出去時,聽到調查兵團回來的消息--關於艾爾文。里維不太相信眾人口中互相傳遞的訊息,事實在經過許多人的傳達後總會有些誇大,他現在唯一能確定的一件事只有艾爾文少了一隻手這個事實,他不想再聽到艾爾文的傷勢有多嚴重等等這種充滿主觀的說法。

  他要立刻親眼看見艾爾文。

  里維快步走向傷員集中治療的地方,問清楚艾爾文所在的房間後,腳步已經凌亂甚至不知不覺越來越快。

  等到里維站在門口,看見房內幾人包紮艾爾文的手臂和檢查傷勢,里維沒有出聲也沒有動作只是站在門外,視線穿過旁人直直落在艾爾文身上。艾爾文看著自己包紮過的右手,臉上沒有特別的情緒起伏,隱約感覺到門口有人,轉過頭便直接對上里維的視線。

  兩人望著彼此直到其他人走出房間後,里維才踏進房門。里維不急不徐地走向艾爾文,拉起坐在椅子上那人的左手,用了極大的力氣與他十指相扣。

  「里維,你的臉色不太好,傷都好了嗎?」艾爾文看著里維扣住自己的手,微微抬頭看向里維。
  「我好到不能再好,現在就可以戴上立體機動裝置去砍巨人了。」聽到艾爾文的話,里維的臉色變得更難看,手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。

  艾爾文感覺到左手又被里維握得更緊,有些吃痛到使他的臉稍微皺了一下。艾爾文用左手把里維拉得更靠近自己,把頭靠向里維的胸前。里維攬過胸前的人,仔細看著艾爾文,忍不住摩娑那人的臉龐。艾爾文的神情帶著疲憊卻不沮喪,即使失去了一隻手臂。

  「好險,你只獻出了一隻手。」里維喃喃道。
  艾爾文怔了一下,其實後來撤退的時候,腦中想著里維看見自己會有什麼反應,而自己又應該如何,如今看見里維平靜地接受,自己也放了不少心。

  「里維……」艾爾文正打算說些安慰里維的話,還未來得及出口的話語隱沒在里維落下的唇間。

  里維輕輕貼著艾爾文的唇,彷彿為了確認氣息般反覆地啄著,像是失而復得的人那般。艾爾文覺得內心似乎有塊最柔軟的部分被擰了一下,艾爾文起身,抽出里維緊握自己的手,托著里維的後腦狠狠吻下去。

  不同於里維小心翼翼確認艾爾文的存在,艾爾文幾乎是掠奪般奪取對方的氣息,大肆告知對方自己的存在。啃噬般的親吻告訴對方此刻自己就在對方眼前,彼此紊亂交換的氣息是生存的證明。



  一記深吻結束後,不大不小的喘氣聲充斥在兩人之間。里維拉過艾爾文往外走去,一路上兩人無語,里維走在前頭,艾爾文任憑他牽著自己往前走。里維的步伐很快,大步流星地緊牽著身後人的手進到艾爾文的房間。等到艾爾文也踏進房間後,里維把門甩上,抓著艾爾文的頭就吻上去,像是回敬剛剛的吻,不甘示弱地吻著艾爾文不讓他呼吸。

  「我現在少了一隻手可能不太方便。」艾爾文彎腰貼著里維的額頭,笑著在里維的唇邊說。
  里維嘖了一聲,「那我來就好。」說罷便讓艾爾文坐在床上,開始解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  「看來這陣子休息得還不錯。」艾爾文看著眼前寬衣解帶的人,雙眼不自覺瞇了起來。
  「閉嘴,再吵就不做了。」里維覺得現在的艾爾文看起來就像一個下流的大叔,突然覺得剛剛還心疼他心疼得要死的自己很蠢。

  里維幫艾爾文脫下褲子,把艾爾文的那處用到挺立起便要直接坐下去。
  「等等你這樣會受傷。」艾爾文趕緊用一隻手托住里維的雙臀阻止他,手指探進身上那人的臀缝幫他開拓。
  「嘖,這麼慢你是打算做到什麼時候?」里維嘴上雖這麼說,卻還是掛在艾爾文身上讓他幫自己擴張。

  隨著手指頭數在體內增加,里維頭靠在艾爾文的肩上不住喘息,後面的異物感讓他有些彆扭。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,里維不時吻著艾爾文的鎖骨或是啃咬他的頸側,感受著皮膚下血管的流動和跳動的脈搏。里維的手撫上艾爾文的胸膛,最後停在他的左胸,胸腔底下的心臟強而有力地跳動著,現在的頻率還比平常快一些。里維失神地感受著艾爾文的心跳,下一秒被進入的穿刺感讓他回過神來。

  「在想什麼?」艾爾文側過頭吻了吻里維的太陽穴,環著里維的腰又挺進一下。
  里維被頂得悶哼一聲,張口咬了艾爾文的耳垂一下。
  「沒想什麼,只是在聽你的心跳聲。」說完後里維舔弄著剛剛咬過艾爾文的耳垂。

  聽完里維的話後艾爾文抓著他的腰,緩慢卻又有力地一下下頂進里維的深處。里維被這樣進入的方式用得大腿不停顫抖,雙手緊緊抓著艾爾文的肩膀支撐著。艾爾文抬頭看著里維,汗濕的碎髮貼在他的額頭和兩頰,眉頭微皺,雙唇微張吐著喘息。艾爾文吻上里維,里維也給予回應把舌頭伸進艾爾文的嘴裡與他交纏。

  艾爾文邊吻邊把里維放躺在床上,把里維的腳拉向自己的腰側,床上那人便自然地雙腳圈住自己的腰。在床事上他們從來不需要用言語指示對方如何動作,無聲的默契使得一切應當如此自然。

  艾爾文的速度不算快,可是力道卻讓里維有種彷彿靈魂也為之顫抖的錯覺。里維有些暈眩看著身上的艾爾文,汗不斷地從男人身上流下,滴落的汗珠帶著灼傷般的熱度,一滴滴燙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
  「一起。」艾爾文的聲音低沉帶著些微沙啞,牽起里維的手拉向自己的臉,在里維的手背烙上一吻。



  結束後的兩人聽著彼此的喘息,艾爾文壓在里維的身上。他的左胸貼著他的右胸,像是要獻出自己的心臟般印在對方身上,只有此時他們的心臟不為全人類,只因彼此而跳躍。

  「起來,我不能呼吸了。」里維在艾爾文的身下動了動,氣息仍不太順暢。
  「看來我還是能把你做到不能呼吸,是嗎?」艾爾文在里維爾邊輕笑道。

  里維翻了個白眼,準備伸手推開艾爾文,在手碰到那人的肩膀時,艾爾文開始嚷著自己的右手臂痛。

  「我又沒碰到你右手你在鬼叫些什麼?」里維雙手伸過艾爾文的腋下,將兩人翻向自己的右側。

  「汗有沒有滲進紗布裡?要幫你重新換嗎?」里維手指拂過艾爾文身上一道又一道大小不一、數量眾多的傷痕。每一道傷痕代表又從巨人口中逃脫一次,這些傷害是必要而且無可避免,唯有捨棄才能改變,可能是一隻手、一條腿、無數士兵的性命、被當作誘餌地區的上萬人民,甚至為了超越「怪物」捨棄身為「人」的樣子。以一顆顆心臟鋪成一條道路,以無比緩慢的速度接近這世界的真相,沒有人知道還要挖空多少左胸膛才能鋪滿這條路。

  「沒事。」艾爾文輕輕打了個哈欠,作勢揮揮自己的上手臂。
  「睏了就睡一下吧。」
  「這樣不能攬著你一起睡。」

  艾爾文有些懊惱,似乎感嘆不能抱著里維入睡還遠大於少了一隻手的事實。里維左手抱向艾爾文的腰,安撫似地拍了幾下。

  「睡吧。」
  「你沒有要去洗澡嗎?」艾爾文有些驚訝,通常完事後里維會盡快洗去一身的黏膩,而不是繼續躺在床上。
  「陪你睡一會再去。」里維閉著眼,儼然一副準備入睡的模樣。
  「睡完一起去洗嗎?」艾爾文用著低沉而溫柔的嗓音,似是誘惑般邀約攬著自己的那人共浴。
  「你到底要不要睡?」里維不耐地睜開眼,卻看見艾爾文深深的望著自己,眼神繾綣如一張細密而巨大的網,使人不知不覺深陷其中卻又不捨逃離。

  每次只要艾爾文用著這種眼神看著自己,就無法對他說出「不」。這個男人總是如此狡猾地踩在自己的軟肋上,但將其袒露在男人眼前的自己也有責任。

  「你現在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覺,再囉嗦我就讓你自己用一隻手洗澡。」

  艾爾文左手包住里維的右手,終於肯安靜下來好好閉上眼。



  睡吧,即使醒來後迎接你的不是英雄的凱旋,我會成為你的雙手,與你一起扛著這世界的責難與期望,為你揮舞最銳利的雙刃,直至心臟再也無法跳動。



Fin.
Posted by ハナ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豆腐渣]  thema:同人衍生創作 - genre:小說文學
comment
comment posting














 

trackback URL
http://kasumi0119.blog127.fc2.com/tb.php/35-ba16c915
track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