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Free!/真遙】動物園
*真遙老夫老妻模式
*渚伶客串
  「渚和怜還沒到耶。」
  「恩。」
  「我打給他們問問看。」正當真琴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手機時,手機便響起了鈴聲。

  「喂是小真嗎?抱歉抱歉,我早上吃壞肚子沒辦法去了!」電話中傳來渚著急的道歉聲。
  「欸,還好嗎?身體不舒服就不用來了沒關係,那伶呢?」真琴看了一眼遙後繼續說著電話。
  「阿!小伶他也吃壞肚子了,我們今天一起吃早餐的!」
  「你們到底是吃了什麼阿?」真琴有些失笑,「那好好休息吧。」
  「真是對不起阿,幫我跟小遙說一聲!」
  「恩我會跟他說的,再見。」
  「麻煩你啦小真,掰掰。」

  「渚他們吃壞肚子了?」看見真琴從耳邊拿下和自己同款的手機後,遙這才走上前。
  「對阿,你都聽到了?」真琴有些無奈地把手機收回背包裡。
  「渚的聲音這麼大,我站在這就聽得到了。」
  「那……多出來的門票怎麼辦。」真琴苦惱地看著手中從笹部教練那拿到的動物園門票。

  遙看了真琴手中的票一眼後,便抬頭看向售票處,真琴隨著遙的視線看去,看見一對正要買票入場的母女兩人。還不等遙開口,真琴已經朝那對母女小跑過去。

  「不好意思,如果不介意的話,我們這裡有多出來兩張招待券。」真琴笑著對那位媽媽說,眼尾瞇起的角度和他的八字眉一樣彎彎地掛著。
  「這怎麼好意思。」媽媽看著眼前高大的青年,客氣地說。
  「沒關係的,我們正好有朋友沒辦法來,您就收下吧。」
  「真是謝謝你阿。」媽媽拉了拉小女孩的手,「跟哥哥說謝謝。」
  「謝謝哥哥。」小女孩努力抬起頭,用著還不是很清楚的發音向真琴道謝。

  真琴朝走進入口的母女倆人笑著揮揮手後,走回遙身邊。

  自己什麼都還沒說,真琴就已經跑過去找那對母女,換作自己根本沒辦法如此直接做到這種事吧。遙站在原地看著剛剛真琴和對方的互動。

  「好了,我們走吧!」
  「恩。」




  「為什麼會有招待券?」遙環顧著四周,距離上次來動物園已經很久了,有些東西和記憶中的不大一樣。
  「前幾天遇到正在送外賣的笹部教練,說他那種大叔年紀不適合去動物園,把票塞給我就騎著車走了。」
  「還真突然,而且票都快到期了。」
  「哈哈,可能教練不知道從哪個口袋翻出來才發現的吧。」真琴看見遙不時左顧右盼。
  「遙,還記得上次我們來是什麼時候嗎?」
  「大概是……小學的時候吧。」遙的臉上沒什麼表情,但似乎開始回想過去而陷入沉默。

  那時真琴和遙一起走在班級隊伍的後方,怕和大家走丟想提醒遙走快一點,回頭一看卻是別的同學。真琴在問身後的同學有沒有看見遙到哪去之前,就看見遙還停在剛剛大家經過的水池旁,趕緊跑回去把遙帶回隊伍裡。

  真琴突然的笑聲打破了兩人間短暫的靜默。

  「你在笑什麼?」被真琴的笑聲拉回的遙轉頭看向真琴。
  「沒什麼,想到以前的遙,呵呵。」真琴忍住笑意回答遙,卻還是噗哧地笑了出來。

  沒有繼續追問真琴想到什麼,遙的腳步停在一個紅鶴池前。

  「遙?」真琴轉頭發現原本走在身旁的人又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,往後一看,遙距離自己身後幾步便不再走了。
  「那時候有紅鶴了嗎?」真琴走回遙身邊,一群一群紅鶴揮舞拍打著火焰般的羽毛,如一團團火簇在眼前跳動。

  遙盯著水面,就像那時站在水池邊一樣,一潭池水投進他湛藍的眼。遙不發一語看向真琴,對方的臉與那年慌張回頭找尋自己的臉重疊,真琴從很早的時候便存在自己的過去中,無意間想起的片段裡總有他的身影,卻無法清楚回憶起這人究竟從何時起佔據了自己大部分的過往。

  每每被遙如此靜望的真琴總是有點無措,那雙深邃的湛藍以一種不容拒絕的方式,靜靜地把自己內心的想法一一吸出。

  「我餓了。」遙認真地向對方表達他的生理狀況。
  「什麼?」被遙硬生生打斷思緒的真琴還沒完全反應過來。
  「這裡會有青花魚套餐嗎?」
  「不會有那種東西的吧。」真琴無奈地笑了笑,剛剛看著自己的時候絕對不是在想午餐要吃什麼,即使相處了這麼多年,還是摸不透遙的想法。




  「這不是青花魚。」遙咬了一口漢堡後看著不知是什麼魚肉組成的內餡。
  「有魚的也只有這個了。」真琴從袋子拿出吸管插進飲料後遞給遙。
  「吃起來是魚肉的感覺可是味道不像魚,好奇怪,以後不要買這個了。」
  「好好好,以後不買了,今天回家就買條青花魚回去。」真琴好笑地安撫對青花魚特別執著的遙。




  兩人一路走走停停,經過夜行館時遙把真琴帶進去後便不時說著陰森森的話,明明是參觀動物卻像在走鬼屋,好不容易走出來後真琴癱坐在椅子上一句話也說不出。

  「水。」遙把水瓶的蓋子扭開後遞到真琴眼前。
  「謝謝。」真琴接過水後灌了好幾大口。
  「剛剛那些小孩都在看你。」
  「阿阿……饒了我吧遙……」真琴把手蓋住雙眼忍不住哀嚎。

  每次只要一回頭就能看見真琴望見自己的樣子,高大的身影總是在自己身邊,不知不覺有種踏實而安心的感覺,可是給自己厚實的安全感的人卻也有這樣膽小的一面。

  真琴把手放下後,便看見遙平時呈一直線的嘴角微微有不易察覺的弧度,眼角帶著笑意側頭看向自己。

  「遙好壞心阿,我都這麼慘了還笑我。」
  「我有嗎?」
  真琴的手靠近遙的臉頰,大拇指撫上對方的嘴角,遙因真琴的舉動愣了一下,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翹起了嘴角。遙把真琴的手抓下來後,又恢復成面無表情看著前方,真琴看見遙似是發呆的樣子,還有他右耳根微微的泛紅。




  「渚他們沒來好可惜阿。」真琴想著剛剛看見的企鵝,要是渚看到的話一定整個人都貼在玻璃上吧。
  「或許吧……哈啾……」
  「剛才裡面冷氣有點冷阿。」真琴從背包裡拿出衛生紙遞給遙。
  「謝謝。」




  初冬的夕陽裹著一層橘紅的外衣,把兩人的影子像橡皮糖般揉在一起又拉得長長。真琴垂下的手擦過遙帶著涼意的手指。

  「遙……」
  遙轉頭看向真琴,以眼神代替疑問,感覺到一隻寬大溫暖的手勾住自己的手指。
  「可以……牽你的手嗎?」真琴的聲音雖然微弱卻一字也不漏地傳進遙的耳朵。
  「隨便你……」

  那隻總是向自己伸出的手的溫度,總是如此溫暖。




  「渚,我們今天為什麼不和遙前輩他們一起去阿?」伶看著眼前的甜點推了推眼鏡。
  「我在幫小遙和小真製造機會阿!」渚鼓起雙頰咀嚼著口中的蛋糕。

  「我們今天到底在做什麼?」
  「我在幫我們製造機會阿!快點我們等下還要去看電影!」



  Fin.
Posted by ハナ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豆腐渣]  thema:同人衍生創作 - genre:小說文學
comment
comment posting














 

trackback URL
http://kasumi0119.blog127.fc2.com/tb.php/36-d48342ec
track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