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進擊/團兵】Wake Up in Your Dream#04
*現代轉生paro

*艾爾文教授 x 里維助教






  餐點送上來後,艾爾文和里維便不再交談。



  艾爾文幾次看似不經意地放下刀叉,其實是在觀察對面那人吃飯的樣子。



  他吃東西的樣子很安靜,刀叉幾乎不會碰撞到碗盤而發出聲響,他從最靠近自己的食物開始吃,像是在執行任務般規矩地依照著順序把食物消滅到自己的肚子裡。整個過程有條不紊,等艾爾文不知道第幾次看向里維的時候,他已經把餐點都吃完了。



  里維將刀叉擺到一邊,抽起紙巾擦了擦嘴後,才發現艾爾文還沒吃完。他看了艾爾文的盤子裡,還剩下三分之一的份量。



  里維收回視線,拿起一旁的水喝。和別人一同吃飯時注意對方進食的速度,然後不經意地配合著是最恰當的,但里維一個不小心又照著自己平常吃飯的速度。


  和他相遇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裡,刻在骨子裡的習慣爭先恐後地奔騰而出,像是亟欲告訴對面的男人,我就在這裡,難道你已認不出我的人?



  感情是水,為了壓抑而把它放進容器裡關上,卻忘了關得越緊,裡頭的水只會更加滿溢而出。



  他以為自己一身乾爽滴水不漏,卻不知自己早已滿身淋漓。



  艾爾文從容而快速地解決完餐點,讓服務生收走兩人的餐具。



  「抱歉,我吃得稍微慢了點。」艾爾文對里維抱歉地笑了笑。

  「沒事,是我吃太快了。」感覺到艾爾文似乎想問什麼,「平常都是趕著吃完後繼續接著畫畫,久了就習慣了。」里維接著說。

  「那你也常常畫到餓了的時候才想起要吃飯?」比起疑問,艾爾文的口氣更像確認。

  里維望著艾爾文微微地點了下頭,他從他的眼裡看到被說中事實的心虛感。

  「你說了你早餐還沒吃,而且……我想你是那種一旦投入創作裡就會廢寢忘食的類型。」艾爾文比了比自己的眼周下方,「你有多久沒好好睡覺了?」



  很久很久了,因為一閉上眼,總是到了那個有你,還有殘酷的世界。



  「前陣子為了準備畢展的畫才熬夜。」里維看見艾爾文望著自己的眼神,「還有靈感來的時候……」

  艾爾文有些無奈地看著里維,「作息要正常點,別把身體搞壞了,開學後我們就要配合課表上課了。」叮嚀的語氣當中帶著些微的擔心。

  「我會注意的。」



  里維的表情從剛剛有點心虛又回復到原本沒有情緒的樣子,艾爾文懷疑他究竟有沒有把話聽進去。



  「那我們開始來談一下這學期的課程,這門課以文藝復興為主,透過繪畫創作來分析當時的人文、社會、歷史,甚至音樂。教材方面我需要……」



  里維拿著一本硬殼筆記本,邊聽便記下艾爾文說的內容,鉛筆在空白的紙上小聲地沙沙作響。



  艾爾文看著他低著頭認真做筆記的模樣,原本不快的語速又緩了幾拍,說到一個段落後,艾爾文停下喝了口紅茶。



  而里維也放下手中的筆,手掌朝下用五指抓起茶杯,艾爾文看見他拿杯子的方式,只覺說不出的熟悉,卻是想不起來自己究竟在哪裡看過。



  里維放下茶杯,發現艾爾文直勾勾地看著自己,「怎麼了嗎?」

  「我的紅茶喝完了,你需要續壺嗎?」

  「好。」里維繼續拿起筆,對於艾爾文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眼神並沒有琢磨太多。









  和艾爾文在餐廳道別後,里維隨手在路上買了冷凍食品當晚餐就慢慢踱回家了。



  過了冬至後夜幕垂下的時間漸漸變晚,但里維到家時天邊也只剩一抹紅霞而已。他把晚餐擱在廚房,便上樓拿睡衣準備洗澡。



  偏高的水溫打在冰冷的腳上傳來的刺痛感讓里維不禁皺眉,調低了溫度沖在身上又覺得冷。他突然覺得這就像他現在和艾爾文的距離,太過靠近會燙了自己,遠了點又嫌冷清。總是找不到一個恰到好處的溫度。



  只能忍著腳底像是被針扎了又扎的不適,慢慢地等它回溫適應,等到疼痛終於不再明顯後,里維大大地鬆了一口氣。



  希望以後別被燙得體無完膚。



  里維從浴室出來後吹乾了頭髮,看了一下好幾天沒有照顧的水草缸。



  通往二樓的木階梯和房子形成一個三角形,因為浴室格局的關係空出了一塊被三面牆包圍的小空間,而水草缸正好被擺在最底處,三角形直角的地方。其他地方則被棕色地毯鋪滿,里維三不五時赤腳坐在上頭擺弄他的小水草缸,或是直接躺下看著一格一格往上的階梯。



  階梯的背面黏了大大小小的星形螢光貼紙,里維常常躺在他自己的漫天星空下,不知不覺地入眠。



  那些螢光星星讓他想起和他一同仰望的星空,而狹窄的空間和身下的絨毛地毯是他溫暖的懷抱。









  「艾爾文你在做什麼?」里維放下手中的紅茶,他已經看艾爾文好幾個小時都在和他手中的紙筆奮戰。

  「新的搜索陣形。」艾爾文手中的筆依舊沒有停下,「我已經想了一陣子,現在快完成了。」

  里維走上前看艾爾文究竟搗鼔了什麼出來,紙上的陣形以五個方向構成為基礎,士兵成一組一組前後左右等距離散開。里維看了一下,這並不是以作戰為主的陣形。

  「你要拿它來避開巨人?」

  「是阿,你看出來了?」

  「士兵們基本上都是以看得到彼此的距離分散,最外圍是索敵班,接下來向內推進的兩側是負責傳遞消息吧。」

  「我優秀的士兵長還是一如既往聰明呢。」艾爾文笑了笑,終於把陣形最後的部分畫完。

  「我只是嘗試以你的想法去理解而已。」

  艾爾文攬過里維的脖子,大掌附在他的後頸揉了揉,「這也很了不起了。」

  里維瞇了瞇眼,伸出手把艾爾文胸前的皮帶解開,艾爾文先是吃驚了一下,隨後又放任他把自己肩上的裝備褪下。

  「想什麼呢,只不過是幫你揉肩膀而已。」里維朝艾爾文滿面春色的臉澆了盆冷水,「那要怎麼傳遞消息?」

  艾爾文眼中的失望只閃過一下便繼續回答里維的問題,「信號彈。附近的搜索小組一旦察覺清況便使用不同顏色的信號彈,旁邊的班看到後繼續發射,直到我知道巨人的方位後再發射綠色信號彈改變前進方向。紅色是發現巨人時、黑色是奇行種或緊急狀況、黃色是……」









  一早起床的艾爾文坐在書桌前,眼前是他剛剛畫出來的一幅像是士兵陣形的圖。



  「長距離搜索陣形……」



  這到底是什麼?除了這個疑問外,還有更大的疑惑在他腦裡盤旋。



  在我身邊的那個人……是誰?





TBC.



艾爾文的記憶復健之路還有一段路要走阿



上星期終於考完試,考完後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寫稿,一個多星期沒寫的下場就是卡稿拉wwww

另外特地找了室內3D設計軟體來畫里維的香閨(喂
Posted by ハナ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豆腐渣]  thema:同人衍生創作 - genre:小說文學
comment
comment posting














 

trackback URL
http://kasumi0119.blog127.fc2.com/tb.php/56-01cecf8b
track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