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進擊/團兵】Wake Up in Your Dream#06
*現代轉生paro

*艾爾文教授 x 里維助教





  自從艾爾文又逮到里維好幾次沒吃早餐就來學校後,他便放棄用口頭勸說而是直接付諸行動,每天早上和里維約好在校園附近那家餐廳,即使是沒有課的日子,艾爾文也能找出各種準備教材等等的理由讓里維不得不赴約,算是變相地把公器私用這個詞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

  但其實不需要任何理由里維還是會去的。


  坐在艾爾文對面的里維毫不客氣打了個大哈欠,老實說每天八點不到就來這家餐廳報到讓他累得夠嗆,習慣了日夜顛倒的作息實在無法短時間調過來,就連在正常的飯點吃飯都是件難事。一大早起床讓他胃口全無,可艾爾文都這麼明顯地盯著他,里維也只好把食物全嚥下肚,至少看著艾爾文感覺食物也比較好入口了。但他就不明白艾爾文怎麼能每天早上都這麼神采奕奕,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還總是比他還早就坐在相同的位置等他來。他早上總要刮鬍子吧?每天穿的襯衫總是服服貼貼的,或許出門前還得燙一下,光想到艾爾文早上總得做這些例行公事就覺得累,好險自己不怎麼長鬍子,隨便套個T恤和牛仔褲就可以出門。



  「還沒醒嗎?嘴巴怎麼不動了。」艾爾文拍拍里維的手覺得好笑,里維的眼神朦朧,咀嚼的動作越來越慢,最後竟然停了下來,艾爾文一直看著他這副難得糊塗的模樣,怕放著他不管下一秒頭就要栽在桌上睡著,才出聲喚了他。

  里維眨了眨眼目光重新聚焦在艾爾文臉上後,才又慢慢地咀嚼起來,艾爾文看他的反應後又笑了,「你昨晚又熬夜了?」

  「在畫畫。」里維繼續跟早餐奮鬥,他不會和艾爾文說他昨天一整晚都在畫某人帶著眼鏡的樣子。



  不過艾爾文在笑什麼?有什麼事能讓他笑得這麼開心?他以前也這樣笑過嗎?好像沒夢過幾次他笑起來的樣子……



  「別再睡了小懶蟲,快點把早餐吃一吃今天還要監考。」看著里維咀嚼的速度又慢了下來,艾爾文快拿他沒輒了,下次把他這副模樣錄下來等他清醒時給他看不知會有什麼反應,或是自己拿來收藏也不錯。

  「我沒睡。」里維把最後一口吞下肚,「你在笑什麼?」他看著艾爾文認真地問道。

  要怎麼回答比較好呢?因為看見某人像一隻小松鼠吃著吃著就快睡著的樣子實在太有趣,正當艾爾文準備開口時,里維接著說:你能再笑一次給我看嗎?



  艾爾文先是愣住,隨後便笑得更開了。你想看幾次都可以,但他沒有說出口。



  里維想自己果然還沒睡醒,沒頭沒腦地突然對艾爾文說要他笑給自己看,不過他笑起來真的很好看,平常不笑就夠招人了,笑起來更是讓人摸不著南北,艾爾文簡直是個移動的大型費洛蒙體,走到哪都能散發賀爾蒙。里維看著走在身旁的男人,早晨的陽光打在他的髮上,原本金色的髮絲亮成了晃眼的淡金,到底該拿這個發光體怎麼辦?里維瞇著眼看向艾爾文。



  路口的綠燈亮起,里維踏出腳步時聽見不尋常的煞車聲,想也不想就把艾爾文往後扯,一台速度不慢的車子還未停下,艾爾文趕緊把還在斑馬線上的里維拉回來,他的力道不小,讓里維直接撞進他懷裡。



  「沒事吧?」「還好嗎?」



  兩人同時開口,抬頭和低頭的目光交會,都在對方的眼裡看見擔憂。



  艾爾文保護他的臂彎帶著太過熟悉的溫度,里維有些慌亂地掙脫出來,彷彿多一秒連靈魂也要燙得蒸發。



  他的慌張艾爾文自然是看在眼裡,隨著懷裡溫熱的觸感的離開,也順道帶走心底的一些溫度,艾爾文不知道一個突如其來的擁抱可以帶給他兩種截然不同的溫度--擁抱時流過全身的暖流,擁抱後熱度消散的冷清。



  「走吧。」艾爾文整整自己的領子,臉上看不出任何異樣。

  「可是那台破車……」里維有些氣憤,那部車的駕駛是被屎糊了眼嗎?沒看到已經紅燈了還衝過來。

  「已經有人處理了。」艾爾文看向不遠處的車子已經撞到消防栓停下來,旁邊的商家和路人也開始打電話了,「再不走我們就要遲到了。」



  里維不發一語跟著艾爾文走到附近他停車的地方,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座。



  「剛才謝謝你了。」

  「沒什麼,也謝謝你拉我一把。」里維有些煩躁,如果不是等下還要趕著第一節的課,他真想把那台車的駕駛拖出來揍個幾拳。

  艾爾文發動引擎,雙手正擺在方向盤的當下,小小的痛呼一聲。

  「你怎麼了?」里維轉過頭。

  「剛才好像撞到旁邊的路燈了。」艾爾文撩起袖子,右手手臂上一片不小的瘀青。

  里維深深地皺起眉頭,回想起剛才艾爾文拉回自己的那個路口,旁邊的確有一個路燈。

  「我來開吧。」不等艾爾文回答,他直接走下車打開駕駛座的車門。

  「其實不影響開車的。」艾爾文坐在車上,有點驚訝地看著打開他車門的里維。

  「你再不讓我開就要遲到了。」他的手撐在車門上,有種你不下車我就繼續杵在這的意思。

  艾爾文笑著搖搖頭,終究移到副駕駛座上,這還是他頭一次坐自己車子的副駕駛座。



  里維把車子開得很穩,看他開車的樣子艾爾文覺得很新鮮,這段時間他只看過里維走路或騎腳踏車的樣子。



  「開得不錯。」等紅燈時艾爾文開口。

  「我也這麼覺得,可是路考一直沒過。」

  艾爾文的臉刷地白了,「你的意思是你沒駕照?快下車我跟你換。」

  正好這時紅燈變綠燈,里維踩著油門又繼續往前開。



  「不過前陣子終於考過了。」看夠了艾爾文的緊張樣,里維才悠悠地說。

  艾爾文白白被嚇出一身冷汗,想把駕駛座上的人拉過來好好整治一番,不過看見他因捉弄自己而揚起的嘴角,他便打消念頭了。









  教室內的學生們有些低頭振筆疾書,試卷上滿滿都是字;而有些人則是寥寥幾句便再也寫不下去,申論題不外乎這兩種情形。



  把車順利駛進學校的車位後,里維想幫艾爾文上藥卻沒時間了,兩人只好拿著考題趕緊走向教室,艾爾文坐在講台前走不開,里維也不好直接當著學生的面幫他上藥。他現在希望的就是這些學生趕緊把題目寫完,不會寫的也快點放棄,申論題再怎麼看也沒法讓你看出答案來的。



  收完最後一份試卷,學生也都離開了教室,「我等下想去超市買些食材。」艾爾文把考卷收進牛皮紙袋。

  「我跟你去。」里維抬頭剛好對上他的視線,「幫你提東西順便再充當你的司機。」

  「我覺得我的助教已經超出原本工作的範圍,你覺得我再申請一些經費補助幫你加薪如何?」

  里維給了艾爾文一個白眼,「你要用什麼理由?除了學術範圍外連教授的私生活也打理好嗎?」

  「我的私生活頗好打理的。」艾爾文低沉的嗓音聽在里維耳裡,帶了點不太一樣的味道。

  里維咳了幾聲背好自己的包,轉身走出教室。

  艾爾文低聲笑了幾聲,他的助教好像害羞了。



  「有什麼想吃的嗎?」艾爾文推著推車,看里維把他剛剛說的食材放進推車內。

  「沒什麼。」他刻意忽略艾爾文背後沒說出的邀請,這個男人或許要親自下廚,而且有極大的機率是帶他回去他的公寓。



  遇見艾爾文到現在,過去的記憶蜂擁而至讓他沒有餘裕再思考別的,他想都沒想過會和艾爾文在賣場裡購物,更不用說到男人的家。



  趁著里維恍神時艾爾文從架上拿了幾包餅乾,「紅茶口味的,我想你會喜歡。」



  出了賣場里維把艾爾文手上的東西都奪過來,個子瘦小的他拎著這麼多東西看起來有些不可思議。

  「我的手沒有太嚴重,更何況左手也能拿。」艾爾文伸手要拿過里維手中的袋子可他不讓。

  「你拿了誰開後車廂讓我放東西?而且我常常自己搬畫架這不算什麼。」



  他不自覺想到記憶中艾爾文的右手。



  在自己負傷時等待他回城那刻里維看見他原本右手的位置空蕩蕩的,只剩下短短一節上臂還連在上頭,雖然當艾爾文恢復意識能夠和人交談時,里維只是看著他淡淡地說了句「右手真是可惜了」,而艾爾文也只是調侃說只不過是一隻手,還不夠替他把眾多人命送進巨人嘴裡贖罪。



  可他是艾爾文手中最鋒利的劍,他沒能替他砍下巨人的後頸,反而還讓他失去手臂,憤怒過頭的情緒反而讓里維冷靜下來,於是他平靜地照顧艾爾文的起居,小心地替他的傷口換藥。他再也沒能看見男人的右拳敲擊在心臟,那完美的敬禮。但無所謂了,他就是他的雙手他的刃,無論艾爾文要獻出什麼,他都會替他奉上。



  「下個路口右轉。」艾爾文的聲音拉回沉浸在回憶裡的里維。

  里維打了方向盤,從剛才離開賣場後整路上他一句話也沒說,艾爾文覺得他有些不對勁。

  「不介意到我家坐坐吧?」就算介意也來不及了,這都快到目的地了,但艾爾文還是擔心自己的唐突會讓里維不愉快。

  「不會。」里維也不跟艾爾文客氣,「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情罷了。」知道艾爾文誤會了他的異常,他總是能察覺到他的情緒變化。



  車子停好在地下室後,里維把車鑰匙丟給艾爾文,自己拎著東西就走向電梯,看著艾爾文按電梯鍵的右手,他突然分不清哪個才是夢了,是那滿臉鬍渣沒了右手,還要自己幫他剃鬍子的艾爾文是夢;還是眼前這個穿著襯衫一副菁英形象,莫名其妙就把自己帶回家的艾爾文?



  電梯裡樓層的數字慢慢地往上跳,離二十八層還有一些距離,如果是夢,他希望能晚點再醒,讓他能夠和艾爾文再搭久一點的電梯也好。





TBC.
Posted by ハナ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豆腐渣]  thema:同人衍生創作 - genre:小說文學
comment
comment posting














 

trackback URL
http://kasumi0119.blog127.fc2.com/tb.php/58-cdd565d6
track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