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進擊/團兵】我愛且愛我的人(貓) 之三
* 里維生日賀文倒數系列





#14

冬陽熨過閒暇的周末後,並不能阻擋整個寒冬的冷冽,尤其深夜裡的寒風,那是一種刮骨的冷。



里維無聲無息地鑽出史密斯先生的被窩,忍不住哆嗦身子,確認他的氣息維持著熟睡的頻率後,牠才輕輕地跳下床。



牠走到客廳的窗前坐下,一彎新月從雲層裡鉤了出來,清冷的月光在牠銀灰色的瞳裡流轉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浸染牠的雙眼,但過不久那股流光漸漸無力,最後消散不見,牠眼底的波瀾恢復平靜,此刻那雙銀灰色的眼眸,宛若內斂的銀器蘊藏著靜默的光華。



果然還是不行嗎……



里維垂著尾巴走回臥室,有些費力地跳回床上,牠鑽回原本睡覺的位置,裡頭還是暖呼呼的。



牠疲憊地閉上眼,過了一會,史密斯先生卻是張開了眼簾,複雜地看著進入夢鄉的里維。
#15

今天的里維顯得無精打采,牠聳拉著眼皮,連電視上正在播著牠最愛的節目(像是介紹家事打掃小秘訣之類的),牠都提不起勁。



史密斯先生把牠抱到腳上給牠做檢查,只見里維被翻過來又翻過去,牠想,這人現在是把我當煎餅在烙嗎?



可當牠對上他寫滿擔憂的雙眼,牠一陣心驚。這個人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,跟當時在街頭遊蕩的牠磨,磨到牠在受傷的那天肯讓他帶回家,磨到他變著法子騷擾自己都由他去。



從一開始,牠知道男人對牠是好奇的,卻沒有帶著非要馴服牠不可的眼光;來到這個家後,他會有些壞心眼地捉弄牠,但更多時候是對牠的溺愛。



大多數的時間裡,里維並不會認真思考他的那份寵溺究竟從何而來,牠想不明白也沒辦法開口問,可他如今擔憂的眼神,讓牠想起在更早以前,也有一雙這樣的眼神望著自己。





#16

史密斯先生正在廚房搗鼓些什麼,里維走進廚房,但因為視線太低什麼也看不見,於是牠跳上一旁的櫃子,看見他往盆子裡加了些麵粉,再打了一顆蛋。



里維伸出前掌碰了碰桌上的白色粉末,牠看看自己變成白色的貓掌後,拍在史密斯先生的衣服上。史密斯先生看著自己衣服上的印子笑了笑,手指輕輕地點了里維的鼻頭,又繼續攪拌盆子裡的材料。



里維看了幾秒,牠起身跳到桌子上,抬腳發現又一個腳印印在上頭,牠放下這隻腳,又換另一隻,於是桌面四處落下牠白色的腳印。



史密斯見狀趕緊放下手中的工作把牠抱起來,「不睡覺就開始找起我的麻煩了嗎?」里維聽得出來他並不是真的在責怪牠,而是拿牠沒輒。史密斯先生拿了一條巾子把牠腳上的麵粉擦掉,將牠放到地上。



里維在廚房悠閒地走來走去,牠知道等下又有好吃的可以吃了,牠甚至聞到紅茶的味道!



「喵喵喵!喵喵!」牠扯了扯史密斯先生的褲腳。

「鼻子真靈阿!」史密斯先生笑著說。



里維又跳上了桌子,不過這次牠老實地坐在一旁沒給史密斯先生添亂。史密斯先生很滿足,彷彿吃到餅乾的是他自己而不是里維,看見牠如此期待的樣子,對史密斯來說,這就是最美味的餅乾了。



里維看著散發出紅茶香的盆子,過一會牠注意到鐵盆上自己的倒影,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了一個白鼻子。牠對著史密斯叫了幾聲,然後指著自己的鼻子。



「哎呀被你發現了!」史密斯先生說完後,被里維抹了一道麵粉在身上。





#17

今天史密斯先生把里維帶去醫院,因為他突然想起還沒給里維打疫苗。



他出門前看著里維想了一下,畢竟怎麼說也是隻貓,還是打個疫苗比較保險吧,於是他把里維放進籃子裡,一起拎著上班去了。



在到史密斯下班前,里維都不知道他為什麼今天要帶牠出門。



「喵!」憤怒的貓叫聲從史密斯醫生的工作間傳來,路過的同事愣了一下,他記得上次里維來的時候很乖,今天發生了什麼事?



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?」同事探頭問,看見史密斯正在箝制試圖逃跑的里維,旁邊的桌上擺著針筒。

「幫我抓住……」混亂又忙碌的史密斯說。「喵--」憤怒又難過的里維叫。

「沒關係,」史密斯很無奈,「我自己來就好……」



最後史密斯先生沒能打成疫苗,而且經過方才的一番纏鬥,里維現在完全不理他,到家時牠立刻從籃子裡出來,躲到毛線球的小窩裡。牠把自己蜷縮成一團,任史密斯怎麼叫都沒反應。



「抱歉,我應該先告訴你的……」史密斯此刻的心情也很低落,他怕先跟里維說的話牠不會跟自己去醫院,卻沒想到反而造成反效果。

「你可以不原諒我,但是不要不吃飯……好嗎?」

里維耳朵尖動了一下,沒有看史密斯,他把晚餐放在牠旁邊後,自己也走回房間了。



當晚史密斯先生睡覺時給里維留了個位置,但平常被黑色的小身軀佔據的地方,卻是整晚空蕩蕩的。





#18

里維和史密斯先生冷戰了,就像史密斯先生說的,他應該先告訴牠要帶牠去打疫苗這件事。



大約三個星期前,牠從一個被關了很多貓和狗的地方逃出來,牠看見牠們被打了針後,就再也沒醒來。



里維知道艾爾文不可能這樣對牠,但這讓牠回想起當時那些動物的恐懼和無助,而牠沒有辦法幫牠們。牠只能自己遍體鱗傷地逃出來,倒在寒冬的雪地裡。



里維知道男人對牠很好,牠覺得艾爾文幾乎是用著面對一個人類的眼神在看著牠,而不是心血來潮把一隻小黑貓帶回家做寵物的心態。



可是牠現在無法告訴艾爾文牠發生的事,所以他不會知道牠其實在他的動物醫院會感到不安,對針筒感到恐慌。



里維不是有意要跟他嘔氣,牠只是還沒從不安的情緒裡回復過來。



史密斯先生去上班後,家裡只剩里維一個,牠跳上昨晚牠沒和史密斯一起睡的床,鑽進被子裡打起盹來,牠想,艾爾文的氣味竟然能讓牠感覺如此地安心。





#19

昨晚史密斯先生到家時輕手輕腳地開鎖、開門和關門,如此小心翼翼只為了不讓里維聽見他回來,他怕看見里維見他進門後又躲著他的舉動,客廳裡的貓窩不見牠影子,史密斯最後是在他的被窩裡找到牠的。



史密斯先生鬆了一口氣,里維的情緒雖然還是有些低落,但至少沒有不搭理他了。



「今晚會很冷,跟我一塊睡吧。」史密斯抱著里維給牠順毛,心中有些忐忑,萬一里維不跟他睡該怎麼辦才好,他不想強迫里維,但又怕牠在客廳睡著涼。



他一顆心還懸在那惴惴不安,里維卻一聲不吭地跳出他手中走了,史密斯先生的心涼了半截,剛剛還揣在懷裡的溫度彷彿不存在一般,只不過下一刻,他看見里維卻是朝著臥室的方向走,洩了氣的史密斯又活過來了。



於是今早史密斯先生特別滿足地從夢鄉悠悠地醒了過來,只不過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,怎麼床的位置好像擠了許多……



史密斯看著黑貓原本睡的位置,一個氣都不敢呼,一個黑髮男子就這樣睡在他眼前,睫毛隨著他的呼吸微微起伏,史密斯確信他薄薄的眼皮下是那雙銀灰色的眼眸,他的鼻子俐落而精緻,兩片薄唇帶著健康的血色。



對於眼前的景象史密斯沒有特別吃驚,他只知道現在還不能讓里維知道他看見他這副模樣,否則他肯定會想辦法跑走。其實早在之前里維可以走動的時候,他就隱約感覺到里維想逃跑的心思,那些大大小小的門窗都留有里維的痕跡,很細微但躲不過史密斯的眼,他猜應該是當時里維身體還沒復原完全,要不然直接變成人就能走出他家的門了。



於是史密斯先生就當作自己什麼也沒看到,閉上眼裝睡去了。不知過了多久,史密斯都要從裝睡變成真睡,就聽見身旁的里維倒抽一口氣,沒多久原本身旁的人被一團毛茸茸的觸感取代,被窩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,史密斯知道里維這是急著離開事發現場。



史密斯先生簡直忍得快要得內傷了,他等了一會覺得里維走遠後,才張眼翻身看著天花板想,什麼時候該跟里維坦白阿……





#20

里維很焦躁,前幾天半夜趁著艾爾文睡著偷偷跑到客廳不變,偏偏和他睡在同一張床時變!幸好他沒發現,里維瞧了瞧坐在沙發上看書的男人,可是他平常不會睡那麼晚,搞不好他其實已經看到了?可是一般人看到也不可能這麼冷靜吧。



煩死了!乾脆直接變成人問他算了!可是萬一他真沒看到,我這一變還不把人給嚇死?



史密斯先生察覺到從昨天早上開始,里維的小眼神不時地往他身上飄,此刻的里維的思考已經陷入混亂的圈子裡打轉,抱起自己的尾巴往上啃都沒察覺,史密斯看了趕緊把牠撈過來。



「沒事咬自己的尾巴做什麼?想咬東西的話咬我吧。」



老子就是有事!沒事硬要把我抱去跟你睡,害我不小心變成人還要煩你到底有沒有看到!



里維放開自己的尾巴就往史密斯手上咬,壓根忘了當晚是牠自己往人家臥房走的。



其實里維咬得也不大力,嘴下的力度跟個奶貓似的,但史密斯的心被牠咬得一蹋糊塗。里維的心雖硬,但要把人裝進心窩裡去,那就是往最柔軟的地方塞,還怕自己給人磕到。



明明想發洩卻注意力道不咬傷自己,瞬間讓史密斯心軟得想把所有事一股腦全跟里維說,不過話到嘴邊卻又是硬生生吞了回去。



每天給牠吃好睡好,過了這麼久還沒認出自己,史密斯突然小心眼了起來,偶爾看里維這副焦急的模樣好像也挺新鮮的。他笑笑地讓里維繼續咬著他的手指。





TBC.
Posted by ハナ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豆腐渣]  thema:同人衍生創作 - genre:小說文學
comment
comment posting














 

trackback URL
http://kasumi0119.blog127.fc2.com/tb.php/80-7a271380
trackback